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故事> .美母骑士(序-8章)

.美母骑士(序-8章) - .美母骑士(序-8章)

(序章

这是一块被神眷顾的古大陆——麦日兰,孕育着千万物种,美丽富饶。掌握着科技力量并且勤劳勇敢的人类,理所当然站在种族之林的顶端,在广袤的大陆上,建立起一座座雄伟城市。
然而神灵可能跟人类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人类女性的身高普遍在155-180cm之间,而男性则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很难长到100cm以上,比女性少了一大截。然而女性和男性的数量则截然相反,女男比例仅仅只有可怜的1:5。由于女性的体型优势以及相对稀少的数量,在人类社会中,女性的地位往往比大多数男性高很多。而且这种失衡的男女比例并不能撼动麦日兰大陆一夫一妻制度的施行,勤劳勇敢的人类相信只有优秀杰出的男性,才能获得强大而珍贵的女性的青睐,而女性也保持着自己的光荣和骄傲,轻易不许爲人妻,并且忠贞不渝。
以城市爲独立行政单位的城邦制在这块大陆上深入人心。範希城是衆多城邦中颇爲有名的东部沿海城市,海陆一体的贸易方针保证了城市的繁荣富足,而作爲沿海城市的美丽风景和宜人气候更是给这座城市带来浪漫的人文气息。然而最有名的,还是这座城市的三个美丽的主人,範希娴,範希婧,範希玫三姐妹。而我则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小少爷,範希哲,大城主範希娴的儿子。我妈妈的妈妈範希氏是一位颇爲传奇的人物,从她可以在这样男女比例的世界中连续生出三个女儿,并且只生女儿就能看出,当时引起了多大轰动。然而外祖母在生下最后一个女儿时,难産去世,而深爱外祖母的外祖父独自将三个女儿养育大,在大女儿也就是我的母亲生下我,并且三姐妹能主掌城邦大事之后,随外祖母而去。
然后说说我自己,我,範希哲,男,今年十岁,身高73cm在同龄人中属于中等水準,在城邦学院念三年级,在妈妈和两个姨妈的教导下,成绩很棒,而且不是我自恋,继承了妈妈的良好基因,我长得还是挺好看的。但是因爲当年临出生时母亲动了胎气,所以我的身体一直有些虚弱,尤其是小鸡鸡,我在和同学们一起上厕所时暗中比较过,好像没有比我小的,不过无所谓啦,小鸡鸡除了尿尿也没啥其他用处,大点小点我从来也没介意,也很不理解有些男生就喜欢拿鸡鸡比大小的行爲,你大又怎样?
城主堡就是我的家,虽然很大,但是因爲妈妈喜欢清静,堡裏就只有一个管家爷爷和几个打扫卫生煮饭的阿姨们。我的梦想呢,是从今年开始,努力成爲一名伟大的母骑士,能和母亲一起并肩作战,保家卫国,赢得无上荣誉!

(母骑士、妻骑士:是麦日兰大陆的一种特有强力职业,因爲男性和女性的身高差距大,所以女人会在两只大腿上绑着脚蹬,男人就可以借助脚蹬骑在女人的屁股上进行战斗,这无疑比人和战马、战车等载具的配合更灵活机动,所以在战场上如果一方的母骑士、妻骑士数量占优,可以说是相当大的优势。母骑士,顾名思义,是儿子骑母亲,而妻骑士是丈夫骑妻子。麦日兰大陆的男性一般最晚在10岁就能性成熟,但是由于女性一般在18岁才会发育完全,所以男性在18岁才能算成年并在寻觅到自己的伴侣之后成爲妻骑士,在10岁到18岁之间,需要母亲作爲骑母对儿子进行训练,爲未来做準备。在麦日兰大陆的伦理观念中,亲子发生性关系也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骑女:麦日兰大陆女性稀少,所以所有女性,只要不是身体有缺陷,一般都要从很小开始接受训练,爲以后成爲骑女做好準备。从幼儿开始的训练使得麦日兰成年女性习惯了站立,可以长时间在屁股上有负重的情况下保持站姿。同时,所有骑女都会有定制的高科技骑女装备辅助其日常站立。)

(主要装备:
细高跟鞋装:蕴含神秘能源的高科技鞋装,主要能量储存在细高跟中,可以辅助骑女站立、奔跑,骑女可控制其爆发所储存能量,短时获得腿部力量的极大提升!其能量只能由配套的支撑乳装供给,否则无法续航。
支撑乳装:主要给鞋装提供能量供给,原理是,骑女在奔跑时,胸部会産生剧烈的晃动以産生动能,支撑乳装会将这部分能量通过吊带和丝袜,实时传递给鞋装,所以乳装不能将女性乳房束缚住,要以尽量少的特制材料,将动能最大的地方,也就是乳头处,刚好覆盖住爲最合适。而乳房的大小以及柔软程度决定了骑女在奔跑中所能産生的能量多少,所以乳房越大,越柔软的骑女爆发能力和续航能力越强,同时,掌握了高超骑术的骑士,会用自己的胯部猛力撞击骑女的臀部以帮助骑女晃动乳房,获取更多能量。
吊带丝袜/裤袜/网袜:丝袜的存在不仅仅是爲了连接乳装和鞋装以传递能量,还可以爲骑女的腿部提供一定支撑和保护,在骑女腿部脱力时维持站姿而不会倒下,优质丝袜还可以帮助骑女发力并且在丝袜被撕破的情况下依旧能维持完整的功能,而且对于爱美的女性来说,丝袜可以拔高身型,凸显线条,体现女性魅力。值得一提的是,丝袜内是无需穿内裤的,毕竟两腿之间多穿一条内裤在高速奔跑以及发力时会对大腿内侧皮肤産生摩擦,影响速度同时会造成不必要的疼痛。传统款式的丝袜是包裹住臀部提供保护的,但是也会存在与穿内裤同样的问题,而且骑女臀部向后一般是被骑士所覆盖,很少出现被击中导緻受伤的情况,所以最新的丝袜设计通常移除了大腿内侧以及臀部的部分丝袜,来帮助骑女达到最强状态。由于某些原因,目前的传统包臀丝袜只用在母骑士的竞赛中,其余场景已经普遍使用不包臀设计。
上述三件套爲骑女出战/竞赛时必备装备,骑女可以根据现场环境增加衣物来保护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当然,在最纯粹的竞赛场景,骑女们都是只穿三件装备以求最好发挥。而在和平时期,人们劳作之余,最喜欢观看的项目就是母骑士和妻骑士竞赛。能获得胜利是参赛骑士和骑女最大的光荣!)

我的妈妈,範希娴,33岁,是一位强大的骑女,在整个範希城中都是数一数二的。178cm傲人的身高,124cm腿长,穿上细高跟鞋装,可以达到惊人的180+高度,而且妈妈的曲线很夸张,胸部是罕见的G杯奶,纤细平坦的腰身分布着看不见但是强劲的肌肉,妈妈屁股的形状是很饱满的水蜜桃型,圆润肉厚弹力十足,而向下就是强劲的大长腿,经过长期科学的训练,妈妈的腿部并不会看出很明显的肌肉线条,但是不能忽视那双丰满大腿和纤细小腿的组合,听妈妈说,这是力量内敛的表现。由于妈妈长时间从事的是管理城邦的工作,所以不会风吹日晒雨淋,而且很注意保养,所以浑身皮肤雪白和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至于长相,说真的我也没法形容这种美,大大蓝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眉毛,眼角长长微微上扬,高挺的鼻梁,嘴并不是传统美人的小嘴,而是有着大丰唇,鹅蛋形的脸上五官不能再完美,嘴角一颗小痣增添了些妩媚。平时在家一头大波浪纯黑长发,温柔大方有时还有些慵懒,而工作需要,妈妈经常需要抛头露面,参加会议、讲话以及城中举办的一些大型活动。在外以城主身份示人时候,妈妈一直都是表现的都是严肃认真冷静的形象,当然对待城中百姓,妈妈还是很亲和的,经常参加一些公益、慈善活动,被尊称爲城主大人的同时,也被称爲範希城第一美女、範希女神等等……
而记忆裏的父亲很模糊,因爲对父亲的映像全是从母亲口中获得,听说父亲智勇双全,骑术了得,和母亲珠联璧合,配合天衣无缝了无敌手,然而在一次和其他几个主城联合剿匪的大型行动中,因爲母亲怀了我无法同往,缺了坐骑,武力大减,失手被伏击失蹤,至今渺无音讯,而母亲在我出生之后,就和我二姨一起带兵肃清了父亲失蹤一带的匪徒,然而终究得不到父亲的消息。转眼十年过去了,妈妈依旧坚信父亲还在世,终有一天能回来,绝不改嫁,并把对父亲的爱和期望转嫁到我的身上,对我有求必应,在外的女强人只有在面对两个妹妹和我这个独子的时候,才会露出内心中最爲柔软的一面。
………………
…………
……
今天是我10岁生日,同时也是我能够有资格成爲母骑士的第一天,平时低调的一家人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庆祝,妈妈和两个美姨妈傍晚爲我做了一顿大餐,一个大蛋糕,一起吹蜡烛,唱歌感觉好开心!
吃完晚饭,城主堡裏来了位客人,是个慈祥的爷爷。
“林老,今天是小哲10岁生日,小哲出生那年发生的事情您老也知道……“
妈妈说着看了我一眼,
”所以特请你来给小哲看看身体,看这几年有没补回来些。”
“嗯…老夫知道。”
林老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已经乖巧地将右手伸了出去,
林老对我点点头,两只指头顺势就搭在我的手腕上。
大概撚了两分锺,林老给妈妈递了个眼神,慢慢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哲哲你坐一会儿,妈妈马上回来。”
“嗯!”
说着妈妈就“哒哒哒”匆匆走了出去,
我悄悄地走到了房间门口,房门半掩,能隐约听到老爷爷和妈妈的对话。
“小哲他……这几年没有好转麽?”
“好转是有些,但是也有限,城主你也知道,先天带来的……难啊。”
“那他的身体……能做骑士麽?”
“母骑士…可以是可以,但是…体质差了点,竞赛的话……”
林老歎了口气,
“没事!我能胜出就好!”
隔着门我也能感受到妈妈的自信。
“不好说啊,城主您…后面的颠簸,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吧。”
“还有三个月左右时间,我试着训练小哲看看。”
“唉…先只能这样了,至于妻骑士,等过几年他成年了,我再帮着看看。”
“嗯……今天麻烦您跑一趟了,林老!”
“城主大人客气了,您爲範希城做出的努力我们城民都看在眼裏,再说……我和哲大人以前相交忘年,能帮的,我一定尽力。对了,这裏有些朋友捎给我的通筋活血的药,给小哲养养身体。”
“林老,真的谢谢您!”
门缝裏能看到妈妈高挑的背影,做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美妙的腿部线条和圆润的大屁股完全凸显出来。看着妈妈带着林爷爷走远了,我也觉得没什麽意思,就回到书桌,随意拿了本书看了起来。听妈妈说,未来的世界越来越需要高科技,骑士这种职业会越来越象征化,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妈妈是不会错的,那我就好好学习,以后学高科技。而且每次我考试年级第一,妈妈就很开心,笑开了花的妈妈真的超美,爲了让妈妈多笑,好好学习也是值得的!
看了一会儿书,妈妈就“哒哒哒”踩着高跟回来了,刚进门时脸上好像不开心在想事情,但是看到我在认真看书,脸上就浮现出很美的微笑。
“哲哲真乖!以后不成爲大骑士,也能有大作爲!”
“我要做大骑士,做妈妈的骑士!”
妈妈笑着看着我,想了一会儿,
“……行!明天我和你婉姨说一声,暂时不用去学院上课了!”
婉姨是城邦学院的校长。
“啊?妈妈不是说要好好学习麽,可不能翘课!”
“妈妈不是让你翘课,明天妈妈有空,教你做母骑士!”
“好棒!终于可以开始学做骑士了!”我开心的蹦了起来。
“好了,不早了,今天早点睡,明天要开始辛苦训练了,必须要养好精神!”
“知道啦!”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出了卧室门就奔向了妈妈的卧室,其实就是一墙之隔,但是门却隔了老远。
“妈妈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咯!”
我兴奋地直接推开了门,进门却看到两瓣雪白的大屁股,质感光滑,仿佛被我开门的微风惊到,一颤一颤的。在臀瓣之间,有一丛黑色的毛毛,并没有看到小鸡鸡,虽然我已经知道女生没有小鸡鸡,但是还是第一次直接看到那裏,好奇地想仔细观察的时候,妈妈啪的一声将纯黑的包臀丝袜拎到了腰间,因爲丝袜还挺厚,这下啥都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到妈妈那裏的一点形状。
“哲哲你怎麽不敲门就进妈妈的房间呢?!”
妈妈捧着自己的G杯大奶,双手遮着奶头,一脸嗔怒对我说,
“你先出去一会儿,妈妈穿装备,好了出去找你!”
“对不起妈妈!这就出去。”
我摸着头,吐着舌头就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妈妈就出来了,其实穿着挺简单的,黑色丝袜大长腿下蹬着一双五厘米的黑色细高跟,在大腿两侧各绑着一个皮质的脚蹬,上身则是很随意的穿了一件乳白色紧身长袖T恤,随着妈妈一步一步走出来,两个大白兔一蹦一蹦的,从轮廓来看裏面是没有穿支撑乳装。
一会儿我就和妈妈一起下到了城主堡花园,
“来,站到凳子上,看能不能踩着脚蹬骑上来。”
说着妈妈把一把凳子放在自己身后,直着腿弯着腰还向我撅了下屁股,示意我坐到上面,
我站到凳子上,一只手扶着妈妈的腿,然后将一只脚放进了脚蹬,妈妈就帮我把脚蹬上的两排扣子给扣好,还没等妈妈指导,我就双手一撑她的大屁股坐了上去,并把另一只脚放进了脚蹬,
“不愧是我儿子,第一次上来就这麽迅速,哲哲聪明!”
妈妈说着就把另一只脚蹬给扣好,感觉坐稳了之后,我就上下颠了颠,感觉妈妈的屁股又软又有弹性,坐着特别舒服。坐上来的过程中,妈妈两只脚动都没动,稳稳当当,看来妈妈腿上功夫很强!
“我要起身啦,你自己找找稳当的位置,扶着妈妈的腰,别摔下来。”
说罢妈妈就把上身稍微擡了起来,我赶紧扶住了妈妈的腰,腰上的手感一点都不柔软,弹性很足。
“好嘞,还比较顺利,这个时候呢,勉强算是骑了上来,我先走两步哲哲你感受一下能不能坐稳。”
说着妈妈就慢慢开始走起来,而我也随着妈妈的步伐一上一下,刚开始走得比较慢,感觉不到颠簸,
“妈妈的屁屁软,坐在上面一点都不颠,很舒服!”
“好的,帮妈妈把双手带上袖套,待会儿带你走快点。”
妈妈把双手别到了身后,然后递过来一个袖套,示意把两只手都包进去,我当然乖乖照做。
“包上袖套之后呢,妈妈的双手就无法使用了,两只手臂连接了起来,这个时候手臂就相当于骑马的缰绳,告诉妈妈应该往哪边走,真正骑母比赛时候,说话是比不上肢体动作的速度的,而且那个时候妈妈的眼睛嘴巴是蒙上的,考验的就是母子俩的默契程度。”
妈妈一点点告诉我一些骑母的细节和规则,我也很认真的听着,一遍就能记住。
大概说完,妈妈就开始带着我在花园裏小跑了,说是小跑,对于妈妈来说速度也就是踱步,但是我就不那麽轻松了,一开始还行,但是颠了一会儿,双腿就开始有点无力,有些夹不住妈妈的屁股了,但是我必须坚持,万事开头难,习惯就好!
“怎麽样?没问题吧?”
踱了一会儿妈妈停了下来,扭过头问我。
“那当然,这可难不倒我!”
“好!那教你下一个动作,这个动作有点难度,需要配合妈妈的脚步进行。你先试着把双脚伸直,屁股离开妈妈的屁股站起来。”
趁这会儿我休息了一下,快脱力的双腿又有了点力气,于是按照妈妈说的慢慢站了起来,
“好,然后用力用哲哲的屁股撞击妈妈的屁股。”
“啊?爲什麽?”
“骑母和骑士之间就是通过这个动作,来互相协调节奏,控制步伐。等你熟练了之后,妈妈的步伐就是根据你屁股撞击的频率速度进行调整,慢慢把主动权交给你。能掌握主动权的骑士才是真正的骑士。”
“好吧,感觉这样好累啊妈妈……”
我试着撞了一下,感觉好无力,就像是在做深蹲一样,蹲下站起蹲下,平时深蹲我可是一个都做不起来的……
“不累怎麽能成爲强大的骑士呢?”
妈妈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动作按照标準一个个做。做不快就慢慢来,循序渐进!”
感到妈妈的严格,我也有些怕怕,只好硬着头皮咬着牙开始动作。
妈妈已经走了好几十步,我才完成了两次撞击,就已经完全吃不消了,趴在妈妈的背上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妈妈不行了!真的一个也做不动了!”
妈妈看到我这样,也知道不能勉强,只能歎口气,
“好吧,那今天就训练到这裏,哲哲回去洗个澡,然后开始看《母骑术》这本书,先掌握理论知识。”
“嗯,好!!妈妈,既然有《母骑术》,那是不是也有《妻骑术》这本书?”
“对的,但是那个要等你18岁成年之后才能看,现在千万不能看,不然妈妈揍你!”
妈妈瞪了我一眼,摘下袖套挥了挥拳头,
“知道啦。。”我吐了吐舌头,疲惫地上楼洗澡去了。楼梯口回头看妈妈的时候,发现妈妈好像失落地歎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