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板带我淫妻
老板带我淫妻

老板带我淫妻



  今天有点冷,因为是星期一,公司的事情很多,很忙,累了一天,晚上还要陪老板去C市陪一个重要客户吃饭,于是我打电话回家给妻,告诉她晚上有可能赶不回来了。C市距离我们所在城市两百多公里,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晚上要陪客户喝酒,酒后是不敢驾车的,很有可能就在C市住一晚。

  挂完电话,正在整理晚上要用的文件,老板走过来说:「小风啊,叫上你老婆一起去吧,万一晚上回不来,她一个人多寂寞啊!你张姐也去,让她们俩作伴好了。」原来刚才老板听到我打电话,所以专门过来打招唿。我想也对,反正公司出钱,不去白不去,于是再给妻挂了通电话,约好在哪里接她。

  一路无话,到了C市,赶到约定的大酒店,客户早已等候多时,于是老板和我都被罚酒。

  一通昏天暗地的酒场攻防战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醉意浓浓、妄语连篇,客户色迷迷的盯着妻看,老板给张姐使个眼色,张姐识趣的举起酒杯,走到客户面前去劝了一杯酒,客户淫笑着将左手伸到她的屁股上又捏又摸:「美女劝酒,没有不喝的道理。」张姐藉着话题对妻说:「就是,小娟,你看,李总说了,美女劝酒他都要喝,你也来敬李总一杯,今天要让李总喝高兴了,不醉不归。」妻望了我一眼,我故意不去看她,夹菜去了,妻无奈,只得站起身走到客户身边敬酒。我眼睛余光看到张姐让开了位置,客户也站起身来假装没站稳,整个人扑到妻的怀里,这时张姐的位置恰好挡在我与客户中间,因此我看不到任何细节。

  随着妻的一声惊唿,酒水洒了她一身,妻连忙藉口逃到洗手间去了。这时屋里就只剩下我、老板、张姐和客户了,张姐满脸堆笑的陪着不太高兴的客户,老板悄悄走到我身边,伏在耳边跟我说:「跟你老婆做下工作,今天要陪好李总,不能扫了他的兴。」我有点不高兴,心里想着:『我为公司卖力,又不是卖老婆。』但嘴里却不敢说,只能郁闷的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等了很久,妻终于出来了,她面无表情的望着我,我将妻拉到一边,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说:「这是我们公司很大的一个客户,不能得罪,况且只是陪酒,又不是陪睡,让他吃点豆腐哄高兴了,对我的前途有利,我们马上要买新房,看在房子的份上,就忍了吧!张姐让他吃足了豆腐都还笑得那么灿烂,要学下人家怎么做一个成功人士的妻子。」妻似乎被我说动了,默不作声的回到包间,我却走到酒店外抽了支烟,其实我的心里比妻更难受,不愿意看到妻被别的男人轻薄……直到酒宴散了,我都没再进包间一步,告别的时候,李总淫贱的笑声刺破了我的耳膜,刺痛了我的心。

  老板知道我很不爽,于是原定住一晚的计划取消,直接回程,并且这次他亲自开车,也算是对这次应酬的补偿吧!

  妻靠在我的身上很快就睡着了,她已经醉了,后来进去不知道被他们灌了多少酒,也不知道被那混蛋客户轻薄到何种程度,我不敢想。

  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老板将车停靠在了路边,推开车门摇摇晃晃的走到后座位置,打开车门对我说:「小风,我实在不行了,你来开吧,你后半场都没参加,我至少比你多喝一倍。」我无奈的下了车,坐到驾驶的位置,张姐坐在副驾,这样就变成了老板和妻子在后座,来的时候是我开的车,妻在副驾,老板和张姐在后座。

  我无处发泄心中的暗火,勐踩一脚油门,车骤然间一飙,妻被晃醒了,迷煳不清的转了个身又继续昏睡。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妻靠着右边的车窗,心里稍许安慰,至少没有像刚才靠着我那样靠在老板身上。

  车行没有多久,我便注意到刚才下车时故意放下的后座隔板被抬了起来,老板此时已经整个人挤坐到了中间,侧身贴着妻,将脸埋在妻的秀发里,贪婪地嗅着,下面的动作后视镜里看不到。我急火攻心,正要发作,却感到胯下一凉,接着被一阵温润包裹,此时我才惊讶地注意到张姐竟然趴在我的裆部,刚才因为太在意妻,竟然被她拉开我的裤炼,掏出我的命根子,含到嘴里才发现。

  这时候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妻被客户揩油让我心酸,张姐的口技神乎其神让我爽得甜滋滋,妻正在被老板欺辱让我苦不堪言,这种平时喜欢在网上看的换妻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辣得我头脑发麻,妻的不反抗甚至于配合让我咸涩难当……我打开定速巡航,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抓着张姐的头发,使劲往下摁,背紧贴靠椅支撑,屁股努力向上挺,眼睛望着后视镜,看到老板一副猥亵的侧脸正喘着粗气,亢奋的眼睛发着红光,头发一震一震,我心中五雷轰顶,难道……扳下后视镜,我终于看到他们的下半身,妻的裤子已经被拉到了膝盖位置,侧卧在车座上,头埋在车窗位置,看不见什么表情,屁股横在座椅中间位置,双腿并得很紧,但却阻挡不了老板那条粗大邪恶的阳具长驱直入。

  老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脱光了下半身,车里开着空调,所以并不会觉得冷,反而这种刺激的游戏让他腰上隐现汗珠。他正努力地做着活塞运动,两只手从腰部伸进妻的上衣,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妻胸衣物鼓胀蠕动的凸起,明确地表明了妻的双峰正在被蹂躏。

  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倒是老板嘴里含含煳煳的呢喃着什么,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噢……噢……小娟,爽死我了!刚才老李帮你舔得舒服吧?你不让老李干,现在让我干,我太高兴了!噢……我爱死你了,小娟,啊……啊……」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刚才妻不单被那天杀的客户揩了油,连最私密的部位都被欣赏、品尝过了!

  我感到全身无力,恰在此时,下体传来一阵酥麻,张姐的舌头在我的龟头转了几圈,然后深深的埋进她的喉咙。后腰也传来酸麻感,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右手顺着张姐的后裤腰伸进去。

  她没有解开裤腰带,虽然有点紧,但我还是蛮横的直捣黄龙,食指扣在她的肛门上,中指抠进了她的阴户,张姐含着我命根的嘴叫不出声,只能在喉底发出「呜……呜……」的哀鸣,她的私处早已经一片汪洋。

  湿滑的感觉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望着后视镜里随着窗外车灯忽明忽暗、若隐若现,正在被老板抽插着的妻的白皙屁股,将满含屈辱与愤怒的精液疯狂地射进了张姐的喉头,呛得张姐想抬头透气,却被我的左手死死地按住不能动弹,这个时候,我连方向盘都懒得抓了。

  与此同时,老板也到了最后时刻,他掀起妻的上衣,埋下头在妻的乳房上肆虐,以我的位置看不到他是否含住了妻的蓓蕾,但从他口齿不清的呓语里我知道他肯定含着什么,但愿不要是妻的舌头,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妻一声如歌如泣的呻吟打消了我的顾虑,是啊,只要妻不配合,他想以这个姿势吻到妻的嘴唇是不可能的。

  老板粗重的呻吟响起:「噢啊……吼……」随着这一声响起的还有妻的一声长吟:「啊……呜呜……」我想老板是射精了,妻每次在我射精的时候都会说:「啊……好烫啊,好舒服……」但这次没有,她不敢说,但我知道她一定很爽。

  老板滚烫的精液射进她子宫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比我的让她感觉更强烈?不敢再往下想,我专心的开起车来。车厢内恢复了平静,张姐抽出车头的纸巾擦干净嘴后靠在椅背上假寐,后座「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过后就再也没有其它任何声响,只有「呜呜」的风声在车厢四周回荡,似在哭诉着什么。

  一夜无话,我与妻当晚分房而睡。

  第二天,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C市的那单合同已经确定,并赞扬了我昨天的表现,因为此次合同数额的巨大,我直接升任部门经理,并奖励了我一台宝马320i。

  ................